藍颖

退圈删号。

其实挺意外纳兰太太被挂,在我印象中她应该是一个不参与任何争斗的佛系太太。

果然只要写了文都会被所谓的wxjj找任何理由挂一挂。饭圈恶臭上升纸片人了不愧是你们啊。

因为我们喜欢jc,喜欢yzy,是江家粉,是全员粉。所以我们不配是wx的粉丝对吗?

真猛。不愧是你们。不愧是mdzs。

原耽最乱的圈子,没有之一。


[管萤/一眼沉沦]依赖症(后续)

依赖症(治愈向)


外向孤独症管×自闭症萤


×未完qwq


×慎入坑


×有生之年系列


×小学生文笔


×1000+


5.


瓦不管端着一杯茶,看着那个男生说:“大……不是,你说你是流萤的哥哥?据我所知流萤好像没有哥哥吧……”

那个男生看着一脸怂样的瓦不管,觉得有点好笑“我是他表哥。


“哦哦,那你怎么称呼?”


“欧的白。叫我老白就行。”


“啊,好。我叫瓦不管,是流萤的……朋友……?”瓦不管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欧的白皱着眉说:“朋友?”


瓦不管看着欧的白略黑的脸小声答道:“啊嗯。”


欧的白却起身走向流萤,拿起流萤的手在掌心按着,神色温柔的对流萤说:“阿萤,你认不认识这个叫瓦不管的人啊。”


流萤:“……”


欧的白却极有耐心的一遍又一遍问着并且捏着流萤的手,过了许久流萤有了轻微的点头。


欧的白看了一眼瓦不管,瓦不管立刻做的端正,欧的白似乎冷哼一声道:“我可不管你是有什么手段,但是既然阿萤已经把你当做朋友 你要是对他有什么伤害……”欧的白停顿一下直勾勾的看着瓦不管,瓦不管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欧的白按在地上摩擦。


“哼,我会让你知道后果的。”欧的白留下这一句话就牵着流萤,抱着猫去了房间。


流萤的眼睛却一直盯着瓦不管。


……


瓦不管表示欧的白真是一个人才,毕竟流萤刚扒拉几口饭就被拖走了,连猫都还没碰到猫碗就被强制抱着回了房间。


瓦不管捂着脸道:“这tm就是一个憨批吧。”


6.


瓦不管明白了。


流萤的父母是跨国公司的高层。



流萤从小就是被奶奶带大的。


流萤小时候因为长相柔美,像个小女孩经常被欺负。

后来流萤的奶奶去世了,他的父母把他接回身边,对他不管不问,直到他的父母发现不对的时候流萤已经自闭了。


哦,对了。


还有就是流萤的表哥欧的白……


绝对是个憨批。


人间少有的憨批。


瓦不管只要一想到这一个星期欧的白做的那些事,都觉得羞耻。


瓦不管真心不知道以欧的白那样的一个憨批是怎么追到莉莉姐那样的女神。


瓦不管捂着脸对天说道:“为什么连欧的白那样的憨批都有好好女朋友,而我和流萤还什么关系都还没有呢?”


瓦不管表示今天也是嫉妒欧的白的一天。


7.


欧的白在流萤家的一个月,让瓦不管受益匪浅。

因为他总算知道怎么和流萤交流了。


就是边吃豆……呸,边按着流萤的小嫩手边问流萤,多问几遍流萤总会回答你的。


虽然欧的白每次都用杀人的目光看着瓦不管牵着流萤的手。


但是瓦不管还是毅然决然的牵着。


直到被打。


瓦不管表示欧的白打架是真猛。


真心一招就可以把瓦不管按在地上摩擦。


以前只有管哥把别人按在地上摩擦。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8.


今天依然是瓦不管被迫去洗碗的日子。


欧的白和流萤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突然欧的白说了一句:“你想知道我的眼睛怎么啦吗?”


瓦不管因为欧的白在和流萤说,就没有理。


半天等不到回应的欧的白,猛地一转头对瓦不管大吼道:“ntm老子和你说话你没听到吗?”


瓦不管被吼的一抖,碗就这样摔在地上了碎了。


………………


………………


完了!此时瓦不管心里只有这两个字“完了!”


与此同时,欧的白的脚步已经慢慢接近。


瓦不管机械般的转过头去,看着欧的白那张笑脸。莫名觉得毛骨悚然。


欧的白的左手放在瓦不管的头上笑眯眯的说道:“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要不打一架?”


瓦不管默默的摇了摇头却看见欧的白越发恐怖的笑脸,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来吧,早死也是死,晚死也是死,不如死的痛痛快快,潇潇洒洒。”


如瓦不管所料,他再次在流萤的面前被欧的白按在地上摩擦。



又在萤萤面前丢人了qwq。


tdc





【管萤/一眼沉沦】依赖症

×架空

×未完

×自闭症萤和外向孤独症管

×小学生文笔

×2000+

依赖症(治愈向)

外向孤独症管×自闭症萤

        瓦不管搬家了,她的母亲和他终于逃离了那个男人。

        瓦不管来到新家的第一天,就注意到了一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和他有着一样的金色头发,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和鸽子红一样的颜色。瓦不管想和他打招呼,但是刚搬家的他有太多事情要做了,只好耽搁下来。等新家搬好了,他想再去找那个男孩子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

         瓦不管来到新的学校,看着陌生的环境,心里隐隐约约有些惆怅。

         高一六班,他的新班级。

         按照瓦不管的性格,他这时候早就和他们混熟了,但是瓦不管却在想另一件事。

         那个男孩会不会也在这个学校?也许应该要和他认识一下,我好像还蛮喜欢他的。

瓦不管这样想着,突然一只手从瓦不管背后绕过。

“嘿!你好!”

“诶!?”瓦不管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看见两个少年。

瓦不管看着两个少年的笑,疑问道:“你们?”

首先戴眼镜的那个男孩说道:“我叫流年豆豆,你可以叫我豆豆哦。”

然后那个异瞳男孩说道:“我叫甜瓜,可以叫我瓜瓜。”

“你叫什么名字鸭”甜瓜问道。

瓦不管露出标准的笑容说:“我叫瓦不管。”

“哦哦,你好你好。”流年豆豆笑着说。

“有什么事吗?”瓦不管问道。

“没有啊,只是看见你一个人坐在哪里,就过来和你打招呼嘻嘻。”甜瓜笑嘻嘻的说道。

瓦不管点点头:“啊嗯嗯嗯。”甜瓜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诶,管管你在想什么鸭。”

“啊?你在叫我吗?”瓦不管看着甜瓜说道。

“是的是的。”

啊,这家伙也太自来熟了吧。

“我在想一个人,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

“啊,那你可问对人了,我可是魔人高中的百晓生。问我准没错。”流年豆豆自信的说道。

“我上回见到一个男生,就金色头发,眼睛是红色的长的挺可爱的一男生,你们知道是谁吗?”瓦不管期待是问道。

“啊?”流年豆豆似乎被这个问题难到了“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男生在我们学校的。可能是别的学校?好像也不太可能,在这附近的都在我们高中诶……”

甜瓜小心翼翼的说道:“会不会是……流萤?”

“不会吧!”流年豆豆大声反驳道:“怎么可能是他,他母亲都不让他出来。”

“你们说的那个流萤是谁啊。”瓦不管一脸懵逼的问道。

“你应该不会想知道的……”


瓦不管再一次经过了哪里,经过了流萤的家。

听甜瓜和流年说,流萤似乎是个自闭儿童。

自闭儿童?感觉一点也不像,身上总有一股懒懒的感觉,让人挺想睡觉的。

这样的男孩子,怎么可能是自闭儿童?挺奇怪的吧。

瓦不管走到流萤的家的停住了脚步。

往里面看了看,刚伸出头就看见了一双红色的眼睛狠狠的盯着他。

瓦不管吓了一跳,仔细一想,拿眼睛像极了流萤,于是大着胆子走向房子。

仔细一看,果然是流萤。

流萤的样子瓦不管一辈子也忘不了。

瓦不管试图和他打招呼。

瓦不管:“你好……?

流萤:“……””

但是流萤没有理他,依旧恶狠狠的盯着前面,瓦不管好奇极了,像他的目光看去。

看见了一个女孩,女孩的手里拿着一杯奶茶。

瓦不管看着流萤的目光随着奶茶而动,便开口道:“想喝奶茶吗?”

流萤:“……”

瓦不管指着那个女孩说:“就是她手里拿的,想喝吗?”

流萤似乎明白了,轻微的点了点头,但是目光却没有落在瓦不管身上,而是一动不动的看向前方。

但是流萤能够理他,瓦不管已经很开心了。

瓦不管走向奶茶店,买了一杯原味奶茶,递到流萤面前。

流萤犹豫了一会儿,慢慢伸出手去拿奶茶,却不小心碰到了瓦不管的手。

流萤将手缩回去一点,似乎在考虑什么,有将手伸过去,但是没有拿奶茶,而是将瓦不管是手握在自己的手里。

瓦不管微愣,流萤这时看向瓦不管说道:“好暖。”

瓦不管看着流萤那血红色的眼睛,里面只有他一个人。

满满的都是他,没有其他东西。

瓦不管觉得自己完了。

好像,心动了。

3.

自从那以后,瓦不管和流萤似乎有了关系,每天放学瓦不管都会带一杯奶茶也流萤。

流萤家的保姆最开始因为瓦不管和其他人一样是来嘲弄流萤,吓得她拿起扫把就打瓦不管,把瓦不管赶出去。

瓦不管好说歹说才让保姆勉强相信瓦不管没有恶意。经过几天相处,保姆彻底放心,让瓦不管进来。

瓦不管有点受宠若惊。

这是瓦不管第一次进流萤家,很大。

和瓦不管的家完全不一样,两层的别墅,很干净很亮堂也很孤独。

是的,孤独。

这是流萤家给他的第一感觉。

瓦不管问保姆“平时家里只有流萤和您吗?”

保姆摇摇头说:“只有流萤和一只猫。”

“猫?”瓦不管问道:“我看您这几天都在这里啊。”

保姆说:“因为你,我怕你像其他人一样,所以我整天都待在这里。”

保姆停了一下继续说:“平时我都是给流萤做饭,早上七点来做早餐,中午十二点做午饭,下午六点做晚饭。”

“是吗……”瓦不管说道:“那猫呢?”

“猫是流萤的母亲给流萤的礼物。流萤很喜欢那只猫。”保姆笑道“那只猫养的可白白胖胖了,想雪球一样。”

猫吗……据说喜欢猫的男孩子都很温柔。

流萤,一看就知道是个很温柔的人。

好像,更喜欢他了。

4.

和流萤接触了一个月,瓦不管觉得流萤其他和正常人没什么差别。

无非是他喜欢待着自己的世界。

以至于瓦不管到现在为止都没和他说上话。

瓦不管今天又到流萤的家来了,保姆已经习以为常了,多备了一双碗筷。

瓦不管进来的第一句就是“萤萤,我又来了。”

流萤也和往常一样没有理瓦不管,一心一意的逗着自己的猫。

瓦不管放下书包,叹了口气。

我感觉自己和小说里面的心理医生一样,淦。

保姆做完饭,放下围裙就跟瓦不管说:“小同学,我走了。你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上啊。”

瓦不管回答到:“好。”

瓦不管把流萤拉起来说:“萤萤,我们去吃饭吧。”

流萤斜视了他一眼,把猫放下走到桌前吃饭。

流萤吃饭很斯文,很好看,细嚼慢咽。瓦不管不禁看痴了。

这时流萤家的门铃响了,瓦不管以为是保姆忘拿了什么,边开门边说:“阿姨,你忘拿了……东西吗……?”

瓦不管拉开门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那个男孩子右眼有个眼罩。

像……cosplay?

瓦不管愣愣的问道:“你是……谁?”

那个男孩子看见瓦不管皱了皱眉,看了看门牌号,确定着什么。

确定完后那个男孩说:“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是谁?怎么会在流萤家里。”

瓦不管一愣,看向流萤。

那个男孩的眉头却皱的更紧“我问你呢,你为什么会在流萤家。”

瓦不管毕竟还是一个正在青春期的少年,听见别人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再好的脾气也该生气了,更别提像瓦不管这样的脾气了。

“你又是谁?!你管我为什么在这里,你有什么权利?!”瓦不管吼道。

那个男生被气笑了,靠在门口看着瓦不管说道:“我有什么权利?我是流萤他哥,你觉得我有没有权利!”

啊?

我好像……

惹了未来的的小舅子……

tdc

wr,我感觉我的视力又下降了,一眼沉沦看成了一眼沦陷,鸽子的卑微视力。

论轩轩穿越未来二三事

论轩轩穿越未来的二三事6


◆ooc


◆云深不知处求学轩


◆和羡羡打了一架轩


◆还没解除婚约轩


◆人物亲妈


◆过气作品


金凌和金子轩走在兰陵的街上,金凌望着自家爹一丝意外的眼神,脸上控制不住的笑。


“诶,爹。现在的兰陵是不是和以前很不一样。”金凌问道。


金子轩向四周看看了说道:“嗯。以前的兰陵虽然一样的繁华,但是人们脸上没有这么幸福的笑容。”并且那时候的兰陵透露着奢靡和颓败。


金子轩并没有把后面那句说出来,大概是为了在未来金家家主面前给自己的爹留点面子吧。


金凌骄傲的笑着:“嘿嘿嘿,小叔叔把兰陵治理的特别好。”


金子轩看着金凌挑眉道:“你看起来很崇拜金光瑶啊。”

金凌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说:“嗯,因为小叔叔和舅舅一样厉害,虽然灵力没有舅舅那么强,但是小叔叔很会治理。”


“而且小叔叔还在偏远地区建立了很多的瞭望塔。”


“瞭望塔?”


“嗯,就是各家族派弟子到偏远地区,这样可以更尽快的解决凶尸”金凌点头回答到。



金子轩有些惊异,让各家族都犯愁的事情居然被金光瑶这样解决了。金子轩不由对金光瑶起了几分敬意。


“因为这事,小叔叔还得罪了好多人呢。”金凌嘟着嘴巴说道。


金子轩皱了皱眉头。


“那些个仙门百家的老头子们,欺负我小叔叔年龄小装作前辈欺负他。”金凌继续说道“只为自己考虑,没有想到别人。”


金子轩紧锁眉头看向前方道:“仙门百家若是如此。与那温氏有何不同,这样想来倒是温氏比他们坦荡一些。”


[江澄]对影成三人

对影成三人

◆ooc

◆幼儿园文笔

◆一小时产物

◆魏无羡江澄友情向

◆回忆向

◆金凌江澄亲情向


江澄在书房看着文案,外面传来一阵阵的烟花声和下人们的交谈。


江澄放下文案揉揉眉间,皱着眉头叫道:“来人。”

一人推门进来低着头道:“宗主。”


江澄看着他,语气不耐道:“外面怎么回事,这么吵闹。”


“回宗主,今天是中秋节。”


江澄拿文案的手微微一愣,喃喃道:“中秋了啊。退下吧。”


“是。”下人推开门走了。


江澄也没有心思去看文案了,索性走到窗前抬头望着一轮圆月。恍然间似乎看见了什么。


————————————————


十五年前——


“阿羡阿澄,来吃月饼了。”江厌离端着一盘月饼看向在湖中嬉戏的两个少年。


魏无羡抬头看向江厌离道:“来了!师姐,我要最辣的那个。”说着变向岸边游去,江澄一人在湖中喊到:“魏无羡!”也向江厌离游去。


江厌离在岸边看着两个少年向她游来,露出了一贯温柔的笑容。


“慢点,把衣服穿上,不然阿娘又该说你们了。”江厌离将月饼放在一旁,拿着魏无羡和江澄的衣服站在岸边等他们上岸。


江澄魏无羡上了岸之后,江厌离将衣服递给他们两个,拿出手帕给他们擦擦脸。魏无羡倒是主动将脸凑过去,但是江澄可就没有魏无羡的脸皮厚,扭捏的说道:“阿姐,我自己来吧。”江厌离看着脸微红的江澄笑道:“阿澄可是害羞了?小时候我可是经常给阿澄擦脸呢,果然阿澄长大了哈哈哈。”


“阿姐!”江澄不好意思的叫到


“江澄你哈哈哈哈哈。”魏无羡倒是毫不客气的大笑起来。


“魏无羡你……”


“好啦好啦,不笑阿澄了。来,阿澄自己擦擦。”江厌离将手帕递给江澄。


江澄拿着手帕擦了擦自己的脸穿上衣服。将衣服收拾的服服帖帖,不像魏无羡那样糟乱。


江厌离和魏无羡坐在岸边,江厌离回头看着江澄拍了拍她旁边的位置对江澄说道:“阿澄来,有你喜欢的莲蓉月饼。”


江澄走到江厌离身边坐下,魏无羡递给江澄一块月饼。江澄尝了一口道:“魏无羡ntm!”


原来魏无羡给江澄的是特级辣月饼,辣的江澄眼眶红红的。江厌离笑着在盘子中拿出酒给江澄倒一小杯“阿澄来。”


江澄此时被辣的说不出话,拿起酒便一饮而尽,虽说着酒也是辣的,但多少解决了一点。


魏无羡拿着一杯酒对着月亮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乐哉乐哉哈哈哈哈。”


江澄翻了翻白眼:“魏无羡,不需要脑子可以把它捐给有需要的人。”


“哈哈哈哈,师妹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师兄。”


“滚!”


“哈哈哈哈。”


————————————————


江澄坐在亭子里看着满湖的荷花和手中的酒自嘲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说完便将酒一饮而尽,辣味在口中徘徊,眼眶渐渐红了。


“舅舅!”金凌带着仙子向江澄奔来。


江澄看着金凌微微皱眉道:“金凌?你来干什么。


金凌停下喘了几口气道:“我来陪你过中秋啊。”


“这哪里需要你,给我滚回兰陵。”


“诶,舅舅我要是不来,你估计都要哭出来了。”


“放屁!”


“本来就是,舅舅你的眼眶红红的。”


“那是酒太辣了。”


“是哦是哦。”


end


1k字,过气写手。

中秋快乐鸭各位✓ovo


第十一章:恭喜大小姐成功围观岁华的正确用法(下)

※大量原著


※人物亲妈


※ooc我的


蓝忘机将眉头紧皱道:“为何?”


蓝曦臣笑着偏头对蓝忘机笑道:“忘机不是想让云梦的大弟子一起来?”


    一瞬间空气都冷结了,过了许久蓝忘机才艰难道:“并无此事。”


许久,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踏上剑向彩依镇飞去,金凌内心是拒绝的,因为魏无羡那厮脸不要命不要的一直在逗蓝忘机。


fuck!


金凌在心中默默对魏无羡比了一个中指。


今天的金凌也在ooc呢~


到了彩依镇,魏无羡不知道发什么疯,非要拉着金凌和江澄去买酒。

金凌站在一旁,看着自家舅舅娴熟的将钱递给了小斯,觉得事情不简单。


所以……魏无羡从来不带钱吗……


终于上了船要去抓邪祟,金凌有些迫不及待,但魏无羡却看着渔网若有所思。


蓝曦臣注意到魏无羡问道:“魏公子?可有和不妥?”


    魏无羡道:“就用网抓?”


蓝曦臣道:“不错。难道云梦江氏有别的方法吗?”


魏无羡笑而不答。金凌在一旁翻了个白眼,魏无羡和江澄在云梦都是直接将水鬼拖上来的,现在水鬼看见他都怕了。试问哪个人会直接拖着水鬼的腿上来,要不是它是水鬼,它都要被淹死了好吧。


魏无羡似乎是看出金凌在想什么,便转移话题:“如果有什么东西,像鱼饵一样能吸引水鬼自己来就好了。或者能指出它的方位,就像罗盘那样。”


金凌抽抽嘴角,原来魏无羡现在就有这个想法,果然是天赋异禀吗?


江澄道:“低头看水,专心找你的。又来异想天开。”


魏无羡道:“修仙御剑,曾经也是异想天开啊!”


金凌忍不住也在一旁道:“对吖,jiu……江澄。万一哪天魏无羡就弄出来了呢?”


魏无羡在旁边笑着,道:“就是,江澄万一我哪一天弄出来呢。”


    江澄却皱了皱眉:“江凌,魏无羡……”


魏无羡和金凌并没有理他,江澄憋了一肚子气。


魏无羡一低头,刚好能看见蓝忘机所乘那艘船的船底,心念一动,叫道:“蓝湛,看我!快看我!”


说着,还拿着竹竿跳了两下。


江澄和金凌都十分无语的看着他。


江澄到底还是受不住魏无羡这般,便冲他大吼:“喂,魏无羡!”


蓝忘机正凝神戒备,闻言不由自主看向他,却见魏无羡手中竹蒿一划,哗啦啦的一篙子水花飞溅而来。蓝忘机足底一点,轻轻跃上了另一只船,避开了这一泼水花,恼他果然是来玩笑打闹的,道:“无聊!”


金凌立马就吼道:“魏无羡!你还要点脸吗?”


魏无羡却在他原先所立的那只船的船舷上踢了一脚,竹蒿一挑,将船只翻了个面,露出船底。而船底的木板上,竟牢牢扒着三只面目浮肿、皮肤死白的水鬼!


离得近的门生立即将这三只制住了。蓝曦臣笑道:“魏公子,你怎知它们在船底的?”


魏无羡敲敲船舷:“简单!吃水不对。船上刚才只站了他一个人,吃水却比两个人的船还重,肯定有东西扒在船底。”


蓝曦臣赞道:“果然经验老道。”


江澄和金凌正松一口气,就见魏无羡划着小船向蓝忘机那里去,金凌眼角抽了抽,总觉得魏无羡会干一些不是普通人干的事。


魏无羡划到与蓝忘机并列,道:“蓝湛,刚才我不是故意泼你水的。水鬼可精了,要是我说出来了,它们听见就跑了。喂,理我呀。看看我嘛蓝二公子。”说完还顺带买了个萌。


金凌只好望着天上,当做什么都没看见。江澄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似乎是被魏无羡给恶心到了。


蓝忘机纡尊降贵理了他,看他一眼,道:“你为何要跟来?”


魏无羡诚挚地道:“我来给你赔礼道歉。昨晚是我不对,我错了。”


果然,我就知道魏无羡不会说出什么好话的,金凌看着蓝忘机略微发黑的脸,忍不住还是赞扬了蓝家的家教如果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要是我或者舅舅可能会冲上去打他一顿。


明明已经看的蓝忘机脸色不是很好了,却还是要逗他,道:“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别怕,今天我真是来帮忙的。”


江澄果然还是看不下去了,边划边道:“要帮忙就别废话,赶紧给我过来。”


这时,金凌旁边的一名门生喊道:“网动了”


果然,网绳急剧一阵抖动。魏无羡精神一振:“来了来了!”


黑色丝绸般的浓密长发在数十艘小船边齐齐翻涌,一双双惨白的手掌扒上了船舷。蓝忘机反手拔剑,避尘出鞘,削断了船舷左侧十几只手腕,只留下手指深深抠入木中的手掌。正要去斩右侧的,一道红光闪过,魏无羡已收剑回鞘。


水中异动止息,网绳也重新平静下来。方才魏无羡那一剑出得极快,但蓝忘机已看出他所背的必是上品灵剑,肃然问道:“此剑何名?”


魏无羡道:“随便。”说着念诀将剑向前方命令出去。


蓝忘机看他。魏无羡以为他没听清,又说了一遍:“随便。”


蓝忘机凝眉,拒绝:“此剑有灵,随意称呼,是为不敬。”


魏无羡“唉”了一声,道:“脑筋转个弯嘛。我不是说叫你随便叫,而是我这把剑名字就叫‘随便’。喏,你看。”


说着将剑召回递过去,让蓝忘机看清这把剑上的文字。剑鞘纹路之中刻着两枚古字,果真是“随便”二字。


蓝忘机半晌说不出话来。


魏无羡体贴地道:“你不用说,我知道,你肯定想问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每个人都问,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其实吧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只不过江叔叔给我赐剑的时候问我想叫什么?我当时想了二十多个名字,没一个满意,心说让江叔叔给我取个吧,就答‘随便!’。谁知道剑铸好了,出炉了上面就是这两个字。江叔叔说:‘既然如此,那这剑就叫随便吧。’其实这名字也不错,对吧?”


……这个名字可真棒啊(╯‵□′)╯︵┴─┴


蓝忘机艰难的道出二字:“荒唐……”


魏无羡把剑扛在肩上,道:“你这人太没意思了。这名字多好玩,套你这样的小正经,一套一个准,哈哈!”


金凌已经忍耐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魏大侠,求求你闭嘴吧。


金凌终于感受到江澄的无语了。真的是,太不要脸了。江家的脸都快丢完了。


金凌用十分怜悯的眼神看着江澄,看的江澄莫名其妙。


这时,碧绿的湖水中,一片长长的黑影绕着小船一闪而过。江澄斩完了他那边的水祟之后,仍在留神有没有遗漏,一见那条黑影,立刻喊道:“又来了!”


几名门生撑蒿而划,用网去追逐那水中黑影。另一边又叫起来:“这里也有!”


那边水中也是一片黑影一翻而过,数只细舟拖着网飞驶而去,却是什么也没网住。魏无羡道:“怪了。这影子的形状,不像人形。而且忽长忽短,忽大忽小……蓝湛你船边!”


蓝忘机背上避尘应声出鞘,刺入水中。片刻之后,又锐啸着从河中飞出,带起一道水虹。却是什么也没刺中。


他握剑在手,神色凝肃,正要开口,一旁另一名门生也飞出长剑,朝河水中一条倏地游过的黑影刺去。


可他这一剑入水之后,却再也没有出来。催动剑诀,再三回召,也没有任何东西从水里被召出。他那把剑竟像是被湖水吞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名门生瞧着是个与魏无羡他们差不多大的少年,失了佩剑,脸越来越白。一旁有年长的门生道:“苏涉,目下都没查清水里是什么东西,你为何擅自催剑入水?”


苏涉像有些发慌,神色却还算镇定:“我见二公子也催剑入水……”


他刚想说什么,好像突然明白什么。苍白脸上透出一点羞耻的红,似乎受了什么屈辱。他看了蓝忘机一眼,蓝忘机并没看他。大家似乎也没怎么注意了。


但金凌却若有所思的看着苏涉。这个人,好像是小叔叔身边的那个家主?


正在深思,去听魏无羡一声大笑。


魏无羡笑道:“蓝湛,你好厉害!我第一次看到捉水鬼把水鬼衣服扯上来的。哈哈哈。”


蓝忘机只是察看避尘的剑尖有何异样,似乎已打定主意不与他交谈。江澄道:“你闭嘴吧。刚才水底游过来的,确实没有水鬼,只有一件衣服!”


魏无羡当然也看清了,他只是不逗蓝忘机两句浑身不舒服,道:“刚才溜来溜去的,就是这件衣服?怪不得网抓不住,剑刺不中,形状变来变去。可一件衣服,总不能吞掉一把仙剑。这水里肯定还有还有别的东西。”


金凌再次刷新了对魏无羡脸皮的厚度。


此时,船只已飘至碧灵湖的中心。湖水颜色极深,墨绿墨绿。忽然,蓝忘机微微抬头,道:“现在立刻回去。”


金凌真奇怪,低头看了一眼水湖,突然变了脸色。


金凌大吼道:“走!快走。”


话音刚落,所有人感觉船身猛地一沉。


水流迅速蔓延入船,魏无羡忽然发现,碧灵湖的湖水已经不是墨绿色了,而是接近黑色。尤其是接近湖中心的地方,四周不知不觉生出了一个巨大漩涡,十几只船都顺着漩涡正在打转,边转边往下沉,就像要被一只黑色的巨嘴吸下去!


出鞘声铮铮响成一片,各人陆陆续续御剑而起。魏无羡已升到空中,俯首下望,却见那名驱剑入水的门生苏涉站的船板已被吞下了碧灵湖,他双膝过水,满面惊慌却也没出声呼救,不知是不是吓到了。魏无羡不假思索一弯腰、一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拖了起来。


多带了一个人,他脚下剑身陡然一沉,然而仍在上升。可没上升多久,从苏涉那边忽然传来一股大力,险些把魏无羡从剑上拉下来。


苏涉的下半身已没入湖中那个黑色漩涡里,漩涡愈转愈急,他的身体也愈沉愈深,仿佛什么东西潜伏在水底,正抱着他的腿往下拖。江澄原本踩着他的三毒,好整以暇地升到湖面上空二十丈左右的高空,低头一看,满心不快地冲下去,道:“你又在干什么?!”


金凌也满心不快,站在剑上嘲讽道:“魏无羡,你有病吧。你英雄病又犯了。”说着看魏无羡想湖中往下沉,一惊。也往下飞去。


一旁金子轩看着金凌的剑,皱着眉。金子轩旁的金家门生自然也看见金凌的剑,道:“那人的剑怎么这么像公子你的啊,不会是……”金子轩瞪了他一眼道:“江家这么大一个世家,用不着。”


那名被瞪的门生见金子轩这样说也不好再说什么。


江澄和金凌正向魏无羡飞去,眼看魏无羡坚持不住。一抹白色的身影从江澄和金凌身边飞过,提起魏无羡的领子。慢慢升高。


江澄看着有些心惊,道:“若是我刚才抢先下去拖魏无羡,御着三毒,恐怕没法升得这么快这么稳。蓝忘机年纪不过跟我差不多大……”


金凌明白江澄的感受,但是并不惊讶。因为从小都听说过,后来也见识过。金凌看着江澄愈发黑的脸,就对江澄说:“江澄,你也不必太在意。毕竟你和他不是一个档次的。”


江澄一听,看向金凌的眼神瞬间不友好起来,御剑飞到他身边想要掐住金凌的脖子,但转念一想怕太危险也就做做样子道:“江凌……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下不来床的。”


金凌心惊摸了摸自己的腿。


还好,还在。


却听魏无羡被蓝忘机提着领子道:“哪有你这样的……”


江澄实在忍不住了,骂道:“哪有你这样的!!!被人揪着领子吊在半空中的时候能少说两句吗?!”


一行人御剑迅速撤离碧灵湖,落到岸上。蓝忘机放开抓着魏无羡后领的右手,从从容容地转身,对蓝曦臣道:“是水行渊。”


蓝曦臣摇头:“这便棘手了。”


魔道同人曲

【瑶羽】不疯魔不成活

原曲:青青子衿

策划:蜂蜜柚子茶

填词:蜂蜜柚子茶


莫玄羽:

金星雪浪不如君笑靥

持剑高台笑意浅吟吟

春风暖日

园中牡丹可知君

秋风萧瑟

为你笑颜如沐春风

只可远观而

不可亵玩焉


金光瑶:

世间俗人与卿亦无同

蓦然回首卿于我身后(莫玄羽:瑶哥!)

三生有幸

得之卿为之挚友

抚琴一曲

卿以牡丹为台起舞

纵言罢不若一舞解忧愁


莫玄羽:

清心一曲绕心间

君颜熟记心房

而你笑颜如沐春风

抚去人世生老病死忧


金光瑶:

漫漫人生与卿道

万般清风半夜鸣蝉

吹散卿那发丝

红衣似火飘逸俊

世间愿随卿走一遭

清风


合:

为伴


莫玄羽: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莫玄羽:若我来世生为女娇娥,你可愿多看我一眼?


莫玄羽:

辗转笔尖描绘君轮廓

一笔一划闭眼君容颜

熟记心间

君之颜风华绝代

*时光荏苒(ren ran)

乌冠玉面乃少年郎

金星雪浪间与君醉酒归


金光瑶:玄羽,你这又是何苦呢?


金光瑶:

不知何时卿与我生分

何时卿发染上了白霜

岁岁年年

卿何苦守我一人

风花雪月

怎会是你我二人

怎不与女娇娥风花再雪月


莫玄羽:你明知我心中只有你一人


莫玄羽:

君曰说(①yue) 怎能遗忘

一字一句熟记心间

犹记那年噙(qin) 笑浅浅

似清风抚平人世百苦


金光瑶:玄羽,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


金光瑶:

卿与我不是一路

何必苦苦紧抓不放

不过一时心悸(②ji)

哪来的白头偕老

若是孽缘不如放手

就此


最近蜜汁喜欢瑶羽吖,渣渣填词qwq但想出歌,会唱歌的私聊我可好qwq,男孩纸优先鸭

合:别过


论轩轩穿越未来的二三事



※云深不知处求学轩


※和羡羡打了一架轩


※还没解婚约轩


※日常懵逼轩


※ooc


※人物秀秀


第五章

求学时的云深不知处——


金光善和江枫眠刚谈完关于金子轩和江厌离婚约的事情,正准备去看看自己的儿子。却看见一个蓝家子弟匆忙的走向蓝启仁,这位蓝家子弟贴着蓝启仁的耳朵准备说些什么,蓝启仁却皱着眉叱道:“有什么事说出来便是,何必这样遮遮掩掩。”那名蓝家弟子一愣,有些为难道:“先生,刚才一阵白光从金公子身上发出,紧接着金公子就不见了!”


“什么!”金光善大叫起来“子轩不见了?这怎么可能。


蓝启仁眉头紧皱对那名弟子吩咐道:“去看看魏无羡如何?此事必会给金宗主一个交代的。”


金光善拿着扇子摇了摇,道:“那便多谢蓝先生了。江兄,关于这婚约之事还是等找到子轩在谈吧。”言罢就转身离去,江枫眠看着金光善的背影欲言又止。


“什么!!!金子轩那厮不见了?”正在罚跪的魏无羡说道“啧啧啧,天道好轮回,叫那厮那么嚣张。”


江澄在一旁推了推魏无羡“阿爹可来了,说话注意些。再说金子轩那厮是怎么不见的?”


聂怀桑拿着扇子小声说道:“听蓝家弟子说好像是一阵白光从子轩兄身上发出然后子轩兄就不见了。”


魏无羡摸着下巴疑问道:“白光?奇也怪哉。”


江澄在一旁斜眼道:“什么奇也怪哉?你见过?”


魏无羡看着江澄“自然,还记得上回我给蓝湛送春宫图的时候吗?”


江澄似乎回想起的那天的感觉,抖了抖身上没好气的说道:“不记得了!”


聂怀桑却一脸兴奋道:“记得,魏兄你难道在蓝忘机身上看见过?”


魏无羡一拍大腿道:“怀桑兄说的没错,那天我就在蓝湛身上看见,然后不知怎的我就被蓝湛丢出来了。”


江澄嘲笑道:“哦~原来是被人丢出来的,魏无羡你可真丢我们江家的人。”


……


莲花坞——

虞紫鸢收到江枫眠的信,眉头一皱道:“魏婴那小子还真是个害人精。”


此时江厌离走进主厅“阿娘?阿羡怎么了?”


虞紫鸢看着自己性子温和的女儿叹口气道:“魏婴那死小子把子轩打了,正闹着解除婚约呢。”


江厌离眼神有点暗淡道:“金公子若是娶我委屈,那便解了罢。”


虞紫鸢又道:“可子轩那小子不见了。”


“什么?!阿娘怎么回事?”江厌离惊讶的大叫“怎么会不见呢?”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厌离你快快收拾一番随我去一趟姑苏。”


论轩轩穿越未来的二三事

真香~今天用朋友的手机登老福特,发现有很多小可爱喜欢我的文,感觉就这样弃坑有点不好。


所有还是真香吧~依然是评论禁刷“金孔雀,孔雀”呢,评了必删


※云深不知处求学轩


※和羡羡打了一架轩


※还没解婚约轩


※日常懵逼轩


※ooc


※人物秀秀


第四章


就这样,轩轩被他儿子金凌凌带回了金麟台,羡羡被暴躁澄澄带回了莲花坞,委屈的湛湛带着两个小白菜,呸,一个小白菜和一个小萝卜回了云深不知处。


湛湛:今天也没有羡羡呢( •̥́ ˍ •̀ू )


金子轩被金凌凌带回金麟台的时候,所以人似乎约定好了停下来。


有些在金麟台有些年头的“老人”看着金子轩手不住的在颤抖。


而有些近几年才入门的忍不住的想,这难道是前门主的私生子?!


emmmmm,是儿子没错,但不是什么私生子。

金凌首先便带金子轩去了金光瑶哪里,金凌一进门便大声道:“小叔叔!你看是谁。”


金光瑶从桌子上的文件上抬起头来,笑道:“阿凌,你不是和你舅舅去夜……猎了吗?”金光瑶一抬头便看见金子轩,金子轩可能金光瑶挑了挑眉,道:“金光瑶?”


金光瑶的笑容僵硬了一会,不确定道:“子轩兄?”


金凌没注意金光瑶的僵硬,兴趣匆匆的对金光瑶说:“小叔叔,你看。这是我阿爹!”


金子轩看着金光瑶的脸,嘴角勾起一抹如同蒙娜丽莎般的笑容“你……是父亲的……”后面的话金子轩没有说出来,但是金子轩相信以金光瑶的智商应该猜的出来他想说什么。


金光瑶暗中咬了咬牙,表面却还是一脸笑意道:“子轩兄想的没错。”


金子轩径直走向金光瑶,“阿凌这些年来都是你教养的?”金光瑶退后一步道:“正是。”


金子轩笑着走向金凌并攀上金凌的肩膀道:“带他如亲子,你倒也是不错。谢谢你这些年来对金凌的管教,虽然管教的并不好。”


说完,金子轩就带着金凌走出门外。留下金光瑶一人。


【若你知道我对他的好只是想补偿他你还会这么说吗?子轩兄。】


金凌被自家老爹莫名其妙的带出了门,看着金子轩与他七分相像的面孔,眼底有了一丝潮意。


【真好,我也有爹了。再也不是没爹没娘的孩子了。】


金子轩同人曲

矜傲·记金子轩

原曲:小旭音乐——长生诀

填词:藍颖

莲花坞,小船泊,荷叶重重暗莲蓬

穷奇道,眉间砂,莲花空,将厌离

金星雪浪终散去,眉间矜傲谁可叹

那一年,姑苏城外少年游

云深间,彩依镇,金星雪浪少年傲

岁华剑,半出鞘,除邪祟,行正道

姑苏一桩姻缘散,谁人暗自落泪坠

不曾想,惊鸿一睹自难忘

岁华出鞘问何岁

眉间矜傲不曾输

所谓正与义在心中,与君行

一颗赤子心已铭记,衣角玦玦飘

金家少主,自然是矜傲

秋飞雁,百凤山,浮尘安世眸一抹

脸微烫,颊微红,秋风吹,秋叶红

都道他家风矜傲,却为一人自丢弃

才明白,这颗心已归属她

红纱卧,凤衣冠,佳人笑靥似青莲

是风动,是心动,是白首,是不离

这一生不弃不离,这一世有你足矣

未料到,穷奇道鬼将穿心

岁华出鞘问何岁

眉间矜傲已消散

檐上喜事悄然换悲,谁人泪

灵前挚爱白衣飘飘,且悲也且伤

阴阳相隔,倒也是从容

灵前挚爱白衣飘飘,且悲也且伤

阴阳相隔,倒也是从容

——————————————————————————————

找翻唱呐,唱歌好听的小可爱可以私聊我哦~

(ps:同人mv已经在画了√)

(pss:大概是给轩轩的生日礼物√)